秒速时时彩
校园文章

最后一次班会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2-28

最后一次班会的时候我们班主任哭了,一直说我们是他见过最差的学生的他在讲台上红着眼圈说好喜欢你们,好喜欢你们。真想再这样继续一年。

他是个中年的老头子,满是愤世嫉俗的心态,黑色的头发周围满是80岁该上的皱纹,从头脸上读出来的字大概就是,犟!他喜欢在讲课途中与我们分享他与他所谓的恶势力斗争的精彩故事,这也是我这样的学生在枯燥数学课上最最最喜欢听到的声音,亦如漆黑之后那一丝光亮,支撑的疲倦的眼皮坚持到铃声响起。

每每讲起到精彩地方时他总是笑起来然后对我们说:“都精神点了?”然后我失落的心情又开始拉下了眼皮。我一直在想他为什么要在课堂上说这些,也许真如他所说是为了让我们精神一点,但我当时所理解的概念是:吹牛皮,骗小孩。

他总是在6点30的早自习开始时间前提前到半个小时,没错是半个小时,然后他会统计出一些人,一些6点前到的人,6点15到的人,6点30踩点到的一些人。

再有就是踩点失败雷炸了那些人,失败的那些人普遍很惨,因为在教室里就可以听到外面咚咚咚的沙包拳头声音,后来终于到我领取拳头的时候我吓到左眼睛出了金星,但是当拳头落下的时候我觉得真的没有多疼但是声音的确是炸了天般。

很多年后我还在拿周围的小伙伴做这有趣实验,但是声音就是总不如当时清脆震耳且小伙伴们普遍哀嚎,后来我理解的概念是技术高超,当时理解的概念,。以前挨过拳头的人,也就一般。

他总是有事没事的强调不论在哪一定要和老师打招呼。人,起码的礼貌应该有,学生更应该是,然后他也会笑笑说自己就不用了,给同学们丢,。以后见面多看一眼就知足了。

然后我们自然是争相和他打招呼,科任老师也在平时上课时特过提到过我们班的这个大优点。特困生报名的时候,他在讲台上说的最多的话是:这东西白给钱的,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有关系的找关系,适当花点钱就花点钱。

我们班的特困生比别的班多的多,也许真的有充数的。但是应该没有碍于面子没报的吧。后来想想真的是老头子真不简单。当时理解的概念是:没概念。

再后来日子如流水真的就记不住什么了,总之那时候看不见未来的三年真的一眨眼就过来了,再有的记忆就是老头子在讲桌上红着眼睛说说说说说也记不全了,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哭,也不懂周围人为什么就跟着掉眼泪。下课铃都响起来了大家都站着低头不说话,一直合群的我当然也是低着头充数,门后有别的班过来看热闹我还说了一句在我现在看来无比混蛋的一句话:“滚蛋。这煽情呢没看见?”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真的是没有后来了。再也没有固定的同桌,再也没有班主任,再也没有科长主任校长巡逻,后门也再也没有脑袋了,真的就这样过来了。现在觉得真的是很残忍很伤感,当时理解的概念:起飞。

现在想想我当年真他妈是个十足的混蛋。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编辑推荐编辑推荐